磨丁赌场

發布者:沈健發布時間:2019-10-17浏覽次數:1

《中國教育報》2019年10月17日03版報道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9-10/17/content_571378.htm?div=-1


“我做了14年的創新創業活动,从来没有像这个大赛这样让我如此感慨万千。”第五届中国“互联网+”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赛10月15日在杭州落下了帷幕,大赛评委、杭州天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郭羽意犹未尽。

這不僅僅是因爲基于互聯網的新産品、新服務、新業態、新模式集中登台亮相,還在于看到了越來越多的院士、“長江學者”、“傑青”的身影,越來越多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工程中心研究成果開始實際轉化,越來越多的中國青年學子走出實驗室、走向産業,成爲創新驅動發展的重要支撐,更在于青年一代展現出的家國情懷和創業溫度。

已经5岁的中国“互联网+”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赛,作为我国深化創新創業教育改革的重要载体和平台,不仅给中国大學生打开了一扇放飞梦想的天窗,还在勾勒着面向未来的创新之路。

創新能力的培養是沒有捷徑的

“當前,人類對大腦的探索進入實質應用階段,腦機接口技術有三條路徑。”在本屆大賽總決賽冠軍爭奪賽上,浙江大學的“回車科技——未來全腦智能行業定義者”項目負責人易昊翔說,一條路徑來自埃隆·馬斯克創辦的公司,旨在利用腦機接口技術增強人類能力;第二條路徑是美國神念科技通過專家知識預設腦電解決方案;第三條就是來自“回車科技”,通過雲計算處理龐大數據,將結果與用戶進行實時交互。

“腦科學是世上最難的課題,你們敢于挑戰並做出了産品,是‘勇哥’。”現場點評嘉賓、華爲公司高級副總裁張順茂說,你們在腦科學研究上對標埃隆·馬斯克,勇氣可嘉。

不止“回車科技”,在參加三強爭奪賽的33個項目中,“全球首創”“首個”“定義者”“領航者”等詞彙頻頻出現。在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岩看來,本屆大賽的一大亮點是科技創新項目數量超預期,很多項目都已經進入行業發展的“無人區”,或者成爲行業領跑者。

西安交通大學“藍鯨壓力”項目的核心技術“壓電新材料技術”曆經20年攻關,是新一代水下裝備、醫用超聲、工業超聲等國家與國防重大需求中的核心關鍵材料。而浙江大學的木鏈科技則將陳純院士的流式大數據處理引擎——“流立方”專利技術率先、獨家應用于工控安全領域,爲公司打下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我從2005年大學一年級認識謝慶國教授,那個時候我才19歲,謝教授33歲(跟我今天一樣),到今天14年了。我們從研究走向創業,全部的青春都奉獻給了數字PET(正電子發射斷層成像儀)。”三強爭奪賽中,華中科技大學“全球首創的全數字PET系統及産業化”項目負責人張博講到這裏,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中國是目前全球最大癌症發病率和死亡率國家,中國人需要有自己的高端醫療儀器,而不是將健康寄托在進口儀器上。”

“中國要發力,科技的沈澱很重要。好的項目一定是熬出來的。”大賽評委、中國建設銀行浙江分行投資銀行部總經理孫斌說,這一屆最大的含金量是把“天馬行空的創意和接地氣的商業化銜接得很好”,不少項目既有拿得出手的技術亮點,也有很好的商業價值。

教育部創新創業教育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高校創新創業产业投资联盟副理事长、万学教育集团执行总裁张强表示,創新創業是世界大势所趋、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国际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连续五届大赛以来,“以赛促创”效果明显,不少项目高速度推进、高质量落地;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人才培养成效显著,“以赛促教”的目标逐步达成。

然而,在不少專家、評委看來,這並不意味著我國科技已達到了引領水平。“可能在技術的應用、商業化方面我們跑在了世界前列,但在基礎研究和應用技術研究方面,我們與國外依然存在很大差距。”浙江大學吳曉波教授說。

“基礎研究從底層決定了技術在未來發展的空間和水平。”在大賽配套活動“對話2049未來科技論壇”上,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副校長薛其坤說,物理的基礎研究影響人工智能、“互聯網+”等的應用,目前我們國家在物理基礎研究方面還很薄弱,以量子領域爲例,在研究和應用上都還有具大潛力。

“科技是根基。”吳曉波說,在他看來,當前中國進入雙能驅動時代——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在創新發展方面中國跑得很快,從跟跑到並跑,呈現出“總體緊跟,逐步超越的態勢”。

“創新能力的培養是沒有捷徑的,综合素质是一个长期积淀的过程。”在中国科学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学教授何雅玲看来,培养高层次人才,首先要有志向,要有家国情怀。她认为,科研的道路是很艰难的,没有坚强的心志很难走远,应加强创新思维和创新习惯的培养,还要有扎实的基础知识,最后还要启发學生的兴趣爱好,激励學生自己去补短板、强能力。

“一些學生基础知识扎实但是囿于课本学习,疏于把想法凝练出来,实现技术突破、转化落地。而大的创新还是考验技术功底的,有些學生做着做着走不下去了,也是因为基础知识不扎实。”何雅玲说,课堂就像老师给你做好的盛宴,能吃饱也有营养,但真正走入社会,考验的是落地实战能力。学校给了你基本的猎枪弹药,能走多远,能不能走出现实困境,还要靠自身不断学习的意识和能力。

在“對話2049未來科技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教授潘雲鶴認爲,當前數字經濟還有巨大的空間,我國數字經濟對工業滲透率僅爲17%,而美國、德國、英國等發達國家均已超過60%。

“人工智能正在走向新时代,从模拟一个人,到模拟一个复杂的系统,人工智能产品的开发正处于萌芽期,大量的智能产品、智能系统等待着青年創新創業者们去创造。”潘云鹤说。

“真正的尖端科研,需要長期攻關。”薛其坤說,“奮鬥者是幸福的,成功不僅僅在于取得成就的那一刹那,投身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情,這一探索過程本身就豐富了人生。今天的中國,年輕人充滿機遇!”

任何事情想做好首先得有興趣

“我从小就喜欢航天,我的愿望是明年能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真正地去做属于我的火箭。”今年,来自广州市第一中学的高二學生王瀚霖,带着自己设计的“多功能可回收气象探空火箭”,来到了第五届中国“互联网+”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赛现场。

據吳岩介紹,在今年首次增設的、面向高中生的萌芽板塊上,60個由高中生擔任“主角”的創新實踐項目參加了比賽。

“這些高中孩子給我的驚訝、驚喜,真讓我贊歎。這些項目不僅呈現了孩子們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還反映了他們多元的興趣愛好。”吳岩說。

因为想念外婆腌制的那口酸甜美味的泡菜,为了让爸爸妈妈放心地允许自己吃泡菜,福建泉州元培中学的黄熠焘,自己设计了包含亚硝酸盐分析系统的家用分格健康泡菜罐;因为想要储存和“记住”味道,来自北京人大附中的团队尝试建立了基于脑电波技术的味道录制系统;因为在学校开设的创新实践课上,感受、确认了自己的兴趣和热爱,中山大学附属中学的高三學生叶可塑决心把微生物医药研究作为自己的专业选择……

“在每個孩子的心田種下一個萌芽,種下一顆敢拼、敢闖,自信勇敢的種子。”吳岩說,興趣,推動著孩子們踴躍地參與創新實踐活動,也在他們心中播撒著珍貴的創新火種。

“任何事情想做好,首先得有興趣。有人可能會質疑,在不一定找得到興趣的前提下,讓青少年花費時間、精力去尋找興趣,有沒有必要?”曾獲得第三屆“互聯網+”大賽總冠軍的白雲峰,從自己的實際案例出發,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人的興趣的確是會變化的,可怕的不是找不到興趣,而是根本不去尋找。”白雲峰認爲,通過自己的實踐探索去尋找興趣方向,並不是耽誤時間,“我是學管理出身的,在創業過程中,隨著項目變化,要去了解工業自動化、了解芯片,因此培養鍛煉出的學習能力是一以貫之的。對事物的內在學習熱情,是你高效投入、享受所做事情的重要保障。”

作爲尚在打穩知識根基,面臨緊張學業壓力的高中生,除了興趣之外,在創新實踐中,還需要注意什麽?

“如何解決芯片數據傳輸問題?”在萌芽賽道展評現場,評審專家對羅雲瀚提了一個技術問題。

“評委可能是想驗證這些項目到底是不是我們參與完成的。”爲了解決校園失物招領問題,羅雲瀚和他的團隊設計了一套基于互聯網和射頻識別技術的失物招領系統。

“很多高中生带来了复杂、类工程的项目,因而会有评委认为,这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做的。”大赛评委、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徐宁说,相比而言,其他一些高中生的项目会比较“吃亏”,“这些學生结合课堂知识,做了一些延伸拓展,产生了一些想法和设计。虽然有些平常、比较简单,但我认为,这是高中生可以做并且应该做的、力所能及的创新”。

“相比于大學生而言,高中生可能没有能力做出一个可行的产品。对于高中生而言,应该偏重于发现问题、设计方案。你不需要做出产品,体现出你的思考和想法才是最重要的。”白云峰说。

中國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學原校長謝和平認爲,“鼓勵高中生把項目做起來、做完整並不可取,是拔苗助長”。

“在高中开展創新創業教育,确实需要注意不要揠苗助长。”徐宁认为,鼓励高中生多思考多琢磨,是一件好事,但是不应让學生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反而把基础扔在了一边。

“我認爲,中學、大學的低年級,還是應該以學業爲主。”徐甯解釋道,“對于高中生而言,時間和精力太寶貴了,不應該花在爲了解決具體項目操作問題而進行的超前學習上。”

“让學生从小热爱科学,培养兴趣和潜质才是最重要的。在高中开展創新創業教育工作的核心,是要从思维和理念上冲击传统教学模式。”谢和平说,“能够帮助孩子从小养成独立思考、逆向思维、批判思维的品质,能对传统教育带来冲击变革,这远比获得多少金牌银牌更加重要。”

找准實踐中的真問題才能真創新

“找到創新點,並不容易。但凡你有一個什麽想法,上網一搜大多數都已經有了。”本屆大賽總冠軍團隊的負責人李京陽說道。

創新從哪裏來?實踐,是一個有力的答案。

從實踐中發現問題,是曆屆“互聯網+”大賽優秀項目的共同特點。

根據教育部主持開展的一項調研顯示,在2015年第一屆比賽金獎項目中,以APP(一種手機軟件)産品形態爲主O2O(線上到線下)項目占主流,約占38%。

“这与当时移动端平台兴起,基于移动端解决生活消费需求是当时市场的痛点,密切相关。”张强评价道,在今年比赛现场,人工智能、5G、VR/AR等当前最具前沿、最有潜力的技术应用与研发,成为了大學生創新創業项目的关键词。

“大學生的創新創業,是需要和市场痛点、社会发展需要和时代发展趋势紧密结合的。”张强说。

“只有來自實踐中的真問題,才能真正啓發創新。”第三屆大賽總冠軍白雲峰介紹,自己和團隊在調研中發現,企業缺乏自動化設備和技術,是當時比較突出的實際問題。“從這個問題出發,圍繞如何解決、如何保障,我們開始了自己的創業項目,取得了評委和市場的認可。”

“學生群体,不管是高中生还是大學生,与社会的各类接触比较少,经验不足。因此这些创业项目,大多是围绕自己周围生活展开的,比如校园服务、学习培训等。这也能诞生很多优秀的创业项目,比如共享单车项目,就是从校园里诞生发展的。”白云峰说,“对于學生群体而言,最适宜进行创新的地方,其实就是自己周围的生活,多去观察、多去发现。”

“只有服务好实践的創新創業,才能称得上是优秀的、有效的創新創業。”白云峰说。

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也是本屆大賽各賽道的鮮明特色。

“这届大赛呈现的项目里,一个非常出彩的地方就是,体现了红色青年的大情怀。”吴岩介绍,本届大赛“青年红色之旅”吸引了100万名大學生,踏上了扎根大地、了解国情、服务社会的奋斗之旅。

“如果我選擇支教,可能只能陪孩子們一小段時間,但如果我能爲當地帶來些産業,就能讓他們在外打工的父母重返家鄉,這些孩子也就能得到爸爸媽媽長久的陪伴了。”帶著謀長久、求成效的公益初心,結合當地實際,周建仁在貴州冊亨引入紅糖産業,助力精准扶貧。

“公益實效好,是這個項目的最大特點。當幫扶形式多以支教、助力銷售等傳統模式爲主時,像周建仁這樣的年輕人,能夠沈下心觀察、思考,十分難能可貴。”郭羽說。

“我們要建設創新型國家,不應該只有一部分參與其中,而是應該讓所有人都能具有創新意識。”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吳學敏說。

在本屆大賽上,首次增設了“職教賽道”,來自全國各地的職教人,在“互聯網+”大賽的舞台上,首次展示了職教人的創業風采。

“我認爲,作爲職教賽道的選手,更應該做好崗位創新,立足生産一線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吳學敏回憶,學院的一位老校友在勝利油田待了60年,在長年累月的工作實踐中,發明了鏈式抽油機,“現在看起來,這個技術非常簡單,但是在上世紀50年代,他這是解決實際的生産問題。因爲這一創新,這位老校友當選了中國工程院院士。”

“中國産業發展一定是需要大家沈下去,紮根中國大地的。”吳學敏說。

构建开放的創新創業生态系统

“创新这个事,越开放越好!”为何是这样,中国高校創新創業教育联盟主任委员、全球青年创新领袖共同体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朱雷以他熟悉的“熵增定律”解释,“在孤立系统中,体系与环境没有能量交换,体系总是自发地向混乱度增大的方向变化,总使整个系统的熵值增大。混乱无效的增加,导致功能减弱失效。那么,一个系统如何实现熵减?那就是开放,带来熵减的活性因子。”

朱雷說,“熵”理論源于物理學,常被用于計算系統的混亂程度,可用于度量大至宇宙、自然界、國家社會,小至組織、生命個體的盛衰。

“对大學生創新創業而言,就是要构建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朱雷认为,跟創新創業相关的有三种力量,首先是創新創業的高原,所有的投资人在高原上寻找未来最高的山峰,去寻找培育的种子;但全世界还有很多低地和平原,缺乏滋养,需要从高原引来资源;还有一种力量就是渠道的搭建者,需要智慧搭建系统,将资源转移到更为需要的地方去,而这种力量就如大赛的平台。

五大洲120个国家和地区、1153所国外高校的6000多名大學生参赛,第五届中国“互联网+”創新創業大赛堪称一场“百国千校”参与的世界大學生“双创奥运会”。

“‘百国千校’参赛是典型全球化浪潮带来的效果,但目前国际环境很复杂,有反国际化的浪潮苗头,大赛把全球青年吸引过来是非常了不起的,中国在推动青年創新創業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吴晓波教授表示,这次大赛的很多项目科技含量很高,真正改变世界改变生活的还是科技创新,而创新就是要打破常规,有些视野开阔的青年学子已经开始做交叉协同的东西,呈现出更加多样生动的生态。

在吳曉波教授看來,高等教育領域出現的新範式,一個特點是學科交叉,一個是破除圍牆。學校與學校的邊界在打破,大學聯盟越來越多,政府、大學、企業也在融合,這也是全球的趨勢。

“来到中国留学后,我们经常会参加杭州市的创业周末活动,参加政府、学校组织的留學生走进吉利、华为、梦想小镇、跨贸小镇創新創業见习活动,在走访、观察中,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聋哑人,并萌生了‘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聋哑人,都应该享受平等的机会和可能,打破障碍,更为开放自信地与世界沟通’的想法,我们提出了iHe@r概念。”本届大赛季军、来自国际赛道的“iHe@r”团队成员瑞杜·阿克巴介绍说。

尽管iHe@r发轫于中国,但其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是来自印度尼西亚、吉尔吉斯斯坦、伊拉克的留學生。

“在這次比賽的參與過程中,我們比拼過太多的來自全世界各個地方的天才,各種優秀的項目團隊。”瑞杜·阿克巴說,作爲這次國際賽道的冠軍團隊,尤其是作爲國際賽道的社企組出來的冠軍團隊,評委認可的,不僅僅是商品本身的科技價值或商業價值,更多的是它的社會效益。

“這個技術所應用的語言不僅是中國的語言,也不僅是某一國的語言,而是全球共通的信號語言,可以服務全球所需要的人,就像這個大賽的理念一樣,讓所有的項目都能夠服務于全體人民。”瑞杜·阿克巴表示。

在朱雷看来,本届大赛国际赛道的示范效应,会鼓舞更多的来华留學生、国际上更多高校包括不知名的大学有信心参与大赛,推动国际公益领域项目涌现出来。

“互联网+”大赛搭建的青年創新創業方面的沟通平台,得到国际评委、参赛团队的广泛好评,他们认为青年創新創業跨国界的协同,是未来解决世界问题的重要力量之一。

“大赛的国际赛道不仅已成为扩大中国影响力的平台,也成为了扩大青年創新創業潮流影响力的田野,将竞争者变成携手前行的同行者,把創新創業的力量和文化带回去、传播出去。”朱雷说。


返回原圖
/